13048847309

“多次卖子”求自救,蓝光的破局之路有多难?

发布日期:2021-06-03 作者: 来源:

导读:6月1日,蓝光发展发布关于实际控制人及控股股东股权结构调整的提示性公告。项目总


公告显示,5月31日蓝光集团与杨铿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蓝光集团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杨铿持有的公司股份169,499,198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58%)。本次股权结构调整后,蓝光集团持有公司股份1,769,642,241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8.31%;杨铿持有公司股份零股。清华大学emba总裁班


根据公告的内容来看,本次股东权结构调整事项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公司控股仍为蓝光集团,实际控制人仍为杨铿。本次股权结构结构调整事项不会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影响。


据一位接近蓝光发展的人士表示,此次变动主要是控股集团为了应对股票质押风险所做的安排,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


但截至5月18日,蓝光集团及杨铿累计质押股份总数约为9.2亿股,占其所持蓝光发展股份总数的51.94%,该股权质押比例在房地产行业并不算高。


而在本次股权结构调整之后,蓝光集团持有蓝光发展股份1769642241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8.31%;杨铿持有公司股份为0股。


而加上最新信用评级机构对蓝光发展最新评级背景下,让市场高度关注了这一动态。


01

蓝光评级被下调


2021年5月31日,评级机构将蓝光发展的企业价值评级从B2下调至B3,与此同时将由蓝光发展提供无条件和不可撤销担保票据的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3下调至Caa1。除此之外,蓝光发展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


评级机构高级分析师Celine Yang表示,评级下调反映了蓝光发展在未来12-18个月再融资风险的增加,风险增加的原因是公司的流动性和融资渠道状况均有所恶化。


同时,蓝光发展5月31日晚间还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当日收到蓝光集团出具的《关于通过集中竞价被动减持股份计划的告知函》。蓝光集团以持有的公司股票作为担保品的股票质押交易及融资融券业务根据协议约定将被相关金融机构进行强制处置程序。


02

多次“卖子”求自救


接替融创,万科率先成为蓝光的“白衣骑士”


2021年5月27日,四川蓝光和骏实业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无锡和骏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约53.17%股权转让给常州旭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常州旭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由常州万科企业有限公司持股99%、珠海诚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法定代表人为郭立超。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常州万科从锡常万科独立出来,原为上海万科助理总经理的郭立超被任命为常州万科总经理。


万科这次接手蓝光的无锡和骏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后,排除郭立超任该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


相关数据显示,无锡和骏旗下主要持有四个住宅项目,分别为江阴蓝光雍锦园、常州牡丹蓝光晶曜、江阴蓝光中央铭邸、常州蓝光黑钻。


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份召开的业绩会上,蓝光发展表示,未来公司依然要向市场好、周转快的区域倾斜,华东区域的新增资源占比不低于40%。该项所在的华东市场是蓝光发展的重点市场,现如今出售给万科,可以看出来蓝光资金紧张的程度。


其实,蓝光为了解决债务危机,从2020年就已经开始不断出售旗下的资产。去年7月蓝光以9亿元将迪康药业出售给汉商集团;今年2月又以48.5亿元将旗下物业公司蓝光嘉宝转让给碧桂园服务。


03

扩张后遗症


从跻身千亿军团到流动性紧绷,蓝光如今的处境其实有迹可循。


早在2015年,蓝光借壳迪康药业实现A股上市,此后四年凭借资本市场助力、激进拿地扩张,跻身千亿房企阵营。


2017~2019年,蓝光营业收入从245.53亿元上升至391.94亿元,净利润从13.65亿元上升至34.59亿元。


在飞速扩张的那几年,西南地区曾为蓝光贡献了主要业绩。但是随着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蓝光在西南地区的布局明显首先,于是开始将战略中心向东转移,以拓展华东地区的拿地和融资资源。


2019年,蓝光开始变革,形成“上海+成都”双总部发展格局;与此同时,降低了西南地区的投资占比,从而支持华东华南等区域的发展。


但是这一年蓝光并未实现年度销售目标,全口径销售额为1012.37亿元,目标完成了92.31%。


2020年,蓝光实现权益销售金额为710.6亿元,同比下跌了0.7%。


虽然销售增长遇到瓶颈,但是蓝光拿地却延续了此前的激进风格。


该公司一份融资说明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1-9月,蓝光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95.30亿元、-100.11亿元、-96.52亿元和-36.90亿元。


其中,2017年蓝光在股权收并购上支付现金92.41亿元;2018年新收购29家子公司,2019年新收购25家子公司。“投资活动现金流净流出大幅增加,可能给公司的流动性、生产经营活动及其资金安排产生不利影响。”


加上2020年疫情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蓝光已经出现毛利率下降、盈利增长放缓、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由正转负的现象。


于是,为了缓解紧张局面,蓝光开始多次出售旗下资产以自救。


但是在较大的即期债务面前,“多次卖子”仍未能顺利脱身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蓝光有息负债合计789.89亿元,其中短期债务338.15亿元,长期债务451.74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263.37亿元。


04

蓝光破局之路


在行业当中有泰禾、华夏幸福两家企业的前车之鉴,蓝光在处理这次危机的时候,就显得更为果断。蓝光管理层在4月27日表示,会考虑在项目层面引入合作方。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会考虑在股权层面引入财务实力强的战略投资者,但不会考虑出让控股权,不会甩卖公司。


从最早的“绯闻对象”融创,到如今的万科,蓝光正意图积极引入战略合作。但目前来看,万科未表示要正式入股,蓝光能否顺利找到投资者,仍有不确定性。甩卖资产包可解一时之渴,但若考虑公司发展,并非长久之计。


截至2020年年末,蓝光总土地储备面积2640万平方米,总货值约2800亿元。去年,蓝光新增房地产项目60个,总建筑面积约962万平方米,新增土储货值1300亿元,其中华东区域占比38%,新一线、二线及强三线占比八成。


业内相关人士表示,虽然蓝光在甩卖旗下资产积极自救,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要真正的度过这一次危机也并非易事。


而在2021年4月27日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蓝光方面强调:“年内债券兑付的压力趋于下降,只要项目销售情况良好,则偿还还有保障”。



更多资讯可以关注高景亚太南方总院微信公众号:高景亚太房地产研修